外交部:台湾岛内若有人想借疫情搞政治操弄 须自重


为“回应社会关切”,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局长常继乐于3月31日宣布,4月1日起,国家卫健委将在每日疫情通报中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报告、转归和管理情况。截至2020年3月31日24时,全国31个省份(不含港澳台)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30例,当日转为确诊病例2例、解除隔离302例,尚在医学观察共1367例。

1月至今,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认知有什么变化?

在疫情初期,郑瑞强除了要负责肺科医院危重症病人的救治方案之外,另外一个任务是作为专家组成员不定期前往定点医院巡查,筛选出危重症患者,提高救治的精准和成功率,有时候,他还需要带头去做插管等一些高风险手术。

大年二十九,郑瑞强临时接到国家卫健委的援汉任务,只身从扬州前往武汉,说到前往武汉的过程,他直言过程周折。

在国家卫健委最新的第六版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方案》中,无症状感染者被定义为“无临床症状,呼吸道等标本新型冠状病毒病原学或血清特异性IgM抗体检测阳性者”。“无临床症状”的特点,为筛查并判断感染者的后续变化,制造了困难;这也是无症状感染者在当下备受关注的原因。

彼时,武汉已经封城,郑瑞强在镇江转乘动车,先到了离武汉最近的孝感,由当地卫健委的工作人员开车将其送至武汉孝感交界处,步行至武汉地界。而另一头,武汉卫健委的工作人员已经在翘首以盼这位逆行支援武汉的专家。

陆陆续续有所讨论的无症状感染者,在国内疫情总体趋缓的当下,成了新一轮疫情话题的中心。

无症状感染者收获第一轮集中性关注,大约在1月中下旬。在对聚集性疫情和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的排查中,零星的无症状病例被发现。

也是从1月下旬开始,钟南山、张文宏、袁国勇等多位活跃于公众视野的医学专家,在观察研究病例的过程中,公布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诸多发现;其中的共识是,无症状感染者有传染病毒的可能,会给疫情防控带来困难,因而政府需要加强防控,而个人则需做好佩戴口罩等防护措施。这些发现也推动了官方对多版新冠肺炎防控方案的修改,并加强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防控措施。

本案由南岸区检察院于2020年2月19日向南岸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南岸法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,实行独任审判,于2020年2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。考虑到王某虽然审判时已满18周岁,但因犯罪时未满18周岁,且当前系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,仍为其指定了辩护人。